<em id="ifhdh"><ol id="ifhdh"><mark id="ifhdh"></mark></ol></em>

<sup id="ifhdh"></sup>
<div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/ins></div><div id="ifhdh"></div>

    <sup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sup>

      <dl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dl>

      <em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small id="ifhdh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<div id="ifhdh"></div>

        >公益>>正文

        “象牙女王”获刑15年:每根象牙背后,都是残忍的杀戮

        原标题:“象牙女王”获刑15年:每根象牙背后,都是残忍的杀戮

        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       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9日,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,绰号“象牙女王”的中国籍女商人杨凤兰当天被坦桑尼亚法?#21495;?#22788;监禁15年,罪名是组织往来于亚洲和坦桑尼亚的犯罪集团。杨凤兰与两名坦桑尼亚男子一起被起诉,他们在2000年至2004年期间走私860件象牙,受害大象多达400头。

        此外,被起诉的两名男子也分别被判处15年徒刑。这三人还同时被判须共同缴纳罚款1300万美元,否则刑期将增加。这一数额是他们所走私象牙制品市场价值的两倍。

        此前,坦桑尼亚国家和跨国重罪调查组经一年多追查,于2015年将杨凤兰逮捕,我刊曾在当时进行过报道。今日我们重发此文,希望可以让更多人意识到,每根象牙背后,都是残忍的杀戮,以及整个非洲象种群的灾难。即便是普通游客最零碎的购买需求,也是盗猎链条中重要的一环。唯有认识到这一点并身体力行,“没?#26032;?#21334;就没有杀害”才不至于沦为一句空话。

        杨凤兰是谁

        ▲▲▲

        高佳佳在坦桑尼亚已经工作了7年时间,在网上看到杨凤兰被抓的消息,她非常震惊:“象牙女王”这种描述,跟她知道的那位餐馆女老板实在对不上号。

        “这些年因为中国对非洲的投资力度增加,在坦桑尼亚的中国人越来越多,主要是做建筑、贸易。”高佳佳自己的公司在达累斯萨拉姆,这是坦桑尼亚的前首都,也是全国最大的城?#23567;?/p>

        杨凤兰在当地,最主要的身份是“北京饭店”的老板。在本地华人的聚会中,高佳佳与杨凤兰打过几次照面。她记忆中杨凤兰身材不高,戴着眼镜,没什么特别的,就知道这是在当地待了20多年的老人,打了个招呼而已。

        杨凤兰是一位“老坦桑”。在20?#20848;?0年代,为?#31169;?#35774;坦赞铁?#32602;?#21271;京外国语大学成立了斯瓦希里语专业,本来在插队的杨凤兰成了该专业的首批毕业生。一毕业,杨凤兰就开始为坦赞铁路建设项?#24247;?#20219;翻译,并且在坦桑尼亚成家,生下一女,为了纪念非洲的经历,女儿的名字还专门用了一个“非”字。

        “象牙女王”杨凤兰因走私在坦桑尼亚被判15年。图 | 视觉中国

        坦赞铁路项目结束后,杨凤兰回国?#29615;?#37197;到北京生产服务局外经处工作,负责北京市集体街道企业外贸出口。等到90年代,市场经济逐步开始兴盛,坦桑尼亚也对中国开放了投资,杨凤兰抓住了机会,重?#25134;偌一?#21040;了年轻时工作的地?#20581;?/p>

        1998年,杨凤兰租下了达累斯萨拉姆汽车站的旧厂房,一层的北京饭店成为当地第一?#19968;?#38149;店,二层变成了她的投资公司。

        北京饭店一度十分红火。7年前曾派驻到坦桑尼亚的老黄还记得,因为离中国大使馆近,当年同事们经常在这里聚餐。“环境、?#20849;?#36824;不错,但也没有说特别突出。”老黄有时在店里能遇到杨凤兰,他的社交圈主要还是自己做技术的同行们,眼前的这位大姐无甚出奇,大家寒暄无非是聊几句?#39029;!?/p>

        等到近几年,达市的高档中国餐馆越来越多,北京饭店的水平渐渐被?#35748;?#21435;了,到了高佳佳常驻的时期,这个饭店对中国胃口已经毫无吸引力。“我路过几次,门脸看起来特别简单,就是挂两串红灯笼。我从来没去吃过,非洲有很多口味不太正的中餐馆,去吃的都是当地黑人。”

        刚果政府销毁象牙和穿山甲鳞片。图 | 视觉中国

        “杨凤兰应?#27809;?#24471;不太好。”高佳佳跟杨凤兰的亲戚有合作,多多少少也听说过这位老人的情况。在坦桑尼亚的华商,只要赚了钱,都会盖房子买农场,高佳佳自己这几年也置办了不少不动产,但她从来没听说过杨凤兰在当地有多大的扩张。在2014年11月的报道中,杨凤兰有一个7公顷的胡?#25918;?#22330;。“在非洲圈地很便宜,几千美元就能买1公顷,7公顷真的太小了。”

        “不高调。”高佳佳和老黄提到杨凤兰,都用了这个词。中国媒体此前对杨凤兰的报道,看起来也是宣传中的过誉——杨凤兰是“坦桑尼亚中非民间商会副主席及秘书长?#20445;?#20294;高佳佳告诉我们,当地的华人商会太多了。“她这个商会其实没什么人气,副会长的职位很多时候也是?#20204;?#25424;出来的。”

        在有限的关注中,高佳佳心目中的杨凤兰,在商人圈子里谈不上什么威望,生意应该做得也不好,并非像抓捕新闻中写得那样地位?#38498;鍘?strong>“自己有大实业的,谁会去做这个(象牙买卖)?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犯罪,现在完全是脸面尽失。”

        图 | 摄图网

        根据坦桑尼亚国家及跨国重罪调查组公布的信息,杨凤兰十余年内秘密走私了706枚象牙,意味着大约350头大象因此被盗猎杀害,而且整个活动很有可能从20?#20848;?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。截至2015年10月公布的涉案金额约54亿坦桑尼亚先令(约270万美元),是目前非洲规模最大的象牙走私犯罪之一。还有消息称,杨凤兰还涉及为盗猎团伙提供资金,帮助犯罪分子购买武器和汽车,并为盗猎活动贿赂相关官员。

        在此前的报道中,65岁的杨凤兰这样描述自己:“我知道我应该退休了,但是每当我想到,我的语言优势和人脉资源能帮助?#21009;?#20004;国?#31169;?#31435;交流互信,我就不想停止工作了。”

        “我自己其实就是?#21009;?#21451;谊最好的例证。”

        杨凤兰跟所有人开了个大玩笑,一个非常残忍的玩笑。

        泛滥的市场

        ▲▲▲

        去乌木市场能买到象牙,是坦桑尼亚华人圈公开的秘密。

        国企职员张雨,在2012年被短期外派过坦桑尼亚。“非洲的纪念品市场其实都这样,一进去人家看你是中国人,就直接蹦出来中文单词:象牙、玳瑁、犀牛角。”张雨发现,只要流露出兴趣,每个摊位都能翻出象牙存货,全是各种“小东小西”——吊坠、筷子、印章,还有整副麻将牌。“非洲人不会抠字儿,就是做成小?#22982;?#20307;,带回国自己再加工。”

        老黄7年前去时,一个像马克杯那么高的象牙,简单雕?#22374;?#21482;卖50美元,再小一点的玩意儿便宜到大家都不操心价格了。

        中国员工们已经研究出了各种过海关的方法。高佳佳听?#25285;?#26089;年?#24067;?#19981;严的时候,过第一道行李?#24067;?#26102;,要把手镯吊坠都戴在身上,在第二?#20848;?#26597;人之前,再赶紧把象牙制品塞到行李里。“最初几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地海关都不管。”

        《象牙游戏》剧照

        这几年,随着盗猎越发猖獗,环保意识提升,坦桑尼亚的?#24067;?#28176;渐严格起来。很多公司都?#23567;?#21516;事买了一大堆象牙制?#32602;?#22312;机场直接就被扣了”的故事。张雨的同事买了副麻将牌,每次在行李角落里塞上几?#29275;?#34434;蚁搬家一样,几年才把一副牌运完。高佳佳每次在非洲出差,遇到那种沾沾自喜炫耀买到象牙的中国游客,总会提醒他们,一旦被海关查到就可能会被监禁。很多购买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直到看见?#24067;?#30340;阵仗,才吓得飞快把牙雕翻出来,直接找垃圾桶扔掉。

        低廉的价格,和一些中国人对野生动物制品近乎狂热的痴迷,催生了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。当地人也找到了空子,?#34892;?#25919;界人士?#19981;?#20329;戴狮子牙,认为能保佑仕途,高佳佳告诉我们,这颗牙很可能是从鬣狗嘴里拔出来的,骗的就是中国人。

        来自三?#20063;?#21516;中资公司的采访对象都提到,往往重要领导来坦桑尼亚进行外交活动时,市面上的象牙都会涨价。张雨自己的公司也买过。“说实在的,上面要,我们也买过送人。”高佳佳在肯尼亚的朋友就曾经半夜全城各处找长木箱,那个女生到最后才意识到,这是为凌晨离境的某中国团队装象牙用的。“我那时候刚参加工作,以为职位高的?#21496;?#24735;也高,后来才意识到自己太?#23383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坦桑尼亚政府监管中的腐败,是象牙流失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      张雨告诉我们,很多中国人刚?#28216;?#26408;市场出来,就会被当地警?#28843;?#38382;,发?#33267;?#35937;牙制品就要?#20204;?#25171;点。“他们不是为了象牙,就是为了讹诈。”

        海关因为?#24067;?#32454;致,携带整根象牙上飞机是不可能的任务,即便通过贿赂带上了,到国内也会立刻被查处。根据此前的查获新闻,大量的整颗象牙正在通过集装箱,被源源不断地运送出境。

        象牙卖到哪里去了?

        ▲▲▲

        令人难堪的是,那些走私的象牙,绝大多数是卖到了中国。

        2013年3月,在泰国首都曼谷举行的CITES公?#35760;?#32626;国会议上,8个国家被指控对掠杀大象负有直接或间接的责任——肯尼亚、坦桑尼亚、南非对掠杀大象负有直接的责任;马来西亚、菲?#26432;觥?#36234;南则负责运输象牙,而象牙的主要消费国,是中国和泰国。

        《奇遇人生》剧照

        象牙也有?#25103;?#21644;不?#25103;?#20043;分。

       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(WCS)中国项目执行主管李立姝告诉我们,除了南非、纳米比亚、津巴布韦、博茨瓦纳?#27597;?#22269;家之外,非洲其他国家的非洲象种群都被列入了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?#29359;?#24405;I,意味着完全禁止在国际上进行贸易。

        余下的这?#27597;?#22269;家,每年必须在严格的控制下做“非商?#30340;?#30340;的狩猎纪念物贸易?#20445;?#36827;口象牙时,必须向中国国内林业局和“濒管办”办理申请,对方国家?#27531;?#24320;具相关文件,证明象牙为狩猎所得。

        《黑象》剧照

        国?#20063;?#38754;最近一次大量购买象牙,是2009年以“传承象牙雕刻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非发展象牙产业”为由通过《公约》委员会表决同意,购买了?#21916;?#38750;洲三个国?#39029;?#21806;的60吨存量象牙。这些象牙被销售到中国林业局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批准的象牙加工、销售场所,?#25103;?#35937;牙制品有一对一的收藏证。

        这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管理渠道,但事实?#23545;?#27604;这种情况泛滥得多。

        2013年以来,海关在沈阳、上海的机场,北京、青岛、?#25103;?#30340;邮政?#20302;车?#22810;地都查获过大宗象牙走私?#32602;?#23545;象牙制品的?#38750;?#23436;全没有地域区分,而且近年随着盘手串的风气兴起,象牙珠子的需求更加旺盛了。

        李立姝让我们到微博上搜索“果冻料?#20445;?#40736;标一滚,立刻看到无数在网上非法卖象牙制品的微商——收藏证一证多用,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2011年的调查中,59.6%的?#25103;?#35937;牙加工企业都会在?#25103;?#21407;料中掺入非法原?#24076;?#26356;何况还有大量地下非法加工作坊??#25103;ǎ?#24050;经被投机者们用作为非法买卖象牙的障眼法。

        这背后是整个非洲象种群的灾难。

        图 | 摄图网

        在20?#20848;?#21021;,非洲的大象总数超过1000万头,到1980年,已经下降至120万头左右,而经过近年的疯狂盗猎屠杀,今天这一数?#31181;?#26377;不足50万头。

        坦桑尼亚拥有非洲第二大象牙种群,2009到2014年间,坦桑尼亚的大象数?#30475;?1万头剧降至4万余头,降幅高达60%。

        每根象牙背后,都是残忍的杀戮,手串上精美的象牙珠子,其实都是杀生的记号。

        为了获得象牙,盗猎分子会活活将大象的半张?#25345;?#25509;?#36710;簟?/strong>WCS的专家达?#20303;?#27874;特吉特博士在莫桑比克搜寻盗猎者时,曾经在直升机上震惊地看到,一头成年公象侧翻在地,盗猎者?#36710;?#20102;它的象鼻和半张?#24120;?#21018;刚取走了它的象牙。

        《奇遇人生》剧照

        这只大象还活着,已经陷入了窒息,在地上不停地摆动四肢,无助地挣扎。所有人都被眼前的?#26131;?#21523;住了,大象被巨大的痛苦折磨,直到最后气绝身亡。

        而为?#31169;?#30465;子弹,更多看不见的现场里,大象就是这样被活着割掉象牙,?#29260;?#33268;死的。

        如果盗猎的趋势再不遏制,非洲象将在10年到20年内灭绝。

        没?#26032;?#21334;就没有伤害

        ▲▲▲

        2014年1月6日,国家林业局和海关总署在广东省粉碎了6.1吨近年来查没的象牙,按照黑市价格,这些象牙总价值可达数千万元。

        直接粉碎,避免流通进市场,不让?#25103;?#20132;易掩盖走私黑市,是目前打击非法象牙贸易的最好办法。

        根据国务院在 2016 年 12 月 30 日发布的通知,从 2018 年 1 月 1 日开始,中国将全面禁止国内象牙商业性加工和销售活动,这一“象牙全面禁贸令”也被称为“全球保护野生大象最重要的单一举措”。

        一些中国人已经?#36152;?#20102;更直接的行动。

        王珂是蓝天救援队的志愿者,2015年,他组织了蓝天救援队第一批反盗猎小队,一行5人在当年5月到津巴布韦国家公园做反盗猎活动。

        在津巴布韦,常见的反盗猎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官方的森?#26893;?#38431;,另一?#24535;?#26159;各国的非政府组织志愿?#28216;欏?#34013;天救援队此行属于第二种。

        在2015年2月份,蓝天救援队已经与津巴布韦政府签好了第一期两年的合作备忘录,调派队员轮值做志愿服务。没想到马上要出发时,出?#33267;?#24847;想不到的麻?#22330;?/p>

        “谁都知道中国是象牙最大购买国,临行前各种阻挠的声音开始出来了。西方非政府组织觉得我们是打着反盗猎的名义过去做盗猎的,不希望我们过去。”王珂觉得,他们之所以这?#27492;担?#19968;部分是要维护自己的地位;另一部分是过于自大,不尊重中国的非政府组织;当然,更主要的还是在非法象牙贸易上,中国长期以来的形象太负面了。

        第一期行动最终还是照常进行了。队员们跟当地有执法权的官方警察一起合作巡逻,离盗猎分子最近的一次,对方营地的篝火刚刚熄灭,还留着火星。虽然没有短兵相接,但队员们已经起到了震慑作用。

        2015年10月末,马上第二期队员也要出发了,这一次是由一名动物学家带队。“专家到那看见树上的鸟飞了,就会知道是不是有动物过来,动物是为了?#20154;?#36824;是后面有盗猎的人在追。”王珂告诉我们,反盗猎不是看单次的行动效果,他们后续要考察当地的动物资源,帮助开展动物旅游?#32435;?#32463;济,从根本上遏制当地人为了区区100美元,就帮忙猎杀大象的犯罪行为。

        肯尼亚政府公开销毁105吨非法?#35835;?#30340;象牙。《象牙游戏》剧照

        “我们的工作是很多元的,回到津巴布韦首都,包括接受你的采访,做宣传教育也是一种工作。”王珂说。

        巧的是,在采访时,?#21592;?#19968;直听我们聊天的咖啡馆客人忍不住插话,这是位年纪不大的小伙子,他扬起右手上的紫檀手串,让我们看中间那两颗象牙珠子:每一颗?#26412;?#37117;跟1元硬?#20063;?#19981;多,其中一颗被雕刻成了弥勒佛佛头。

        “这个佛头是几年前买的,500块钱,现在早不是这个价了。”按王珂?#31169;猓?#38750;洲的小颗象牙每克约10元人民币,小伙子告诉我们,北京的价格已经翻到了50元,他翻出来一个朋友的微信朋友圈,在满屏的紫檀、?#21009;?#23376;、蜜蜡中,还有大量的象牙制品照片,点开每一张都是成堆的象牙佛头、挂牌。

        “买的人太多了。是,大家都不在明面上买,实际上这种地下的交易你管也管不了。”我问小伙子,不觉得自己戴这颗象牙是杀生吗,他特别自信:“这头大象不是为我而死的啊,我买不买,这头大象都已经死了。”

        《象牙游戏》剧照

        这正是象牙买家最错误的逻辑。因为国内大量的象牙需求,会刺激整个犯罪链条,像杨凤云这样的走私犯就会跟非洲盗猎团伙下订单,源源不断地销售资金,都会变成盗猎分子手中更专业的汽车和枪支。更?#26893;?#30340;是,乌干达“圣灵抵抗军”、索马里“青年?#22330;薄?#33487;丹达尔?#27426;?#22320;区的武装分子等?#26893;?#32452;织或人员也会通过盗猎象牙,来购买军火。

        即便是普通游客最零碎的购买需求,也是盗猎链条中重要的一环。像张雨因为好奇买回来的象牙手镯、吊坠,因做工?#26893;冢?#22238;国后根本就没再佩戴过,但这已经给大象带来了伤害。

        咖啡馆小伙觉得,自己这两颗也不过是边角?#24076;?#25972;颗象牙的才应该多监管。李立姝工作?#21009;?#36807;很多同样的自辩:“虽然边角料看起来不多,但是给大家一个印象:买这个没什么大不了。现在从吊坠开始买,等到有经济能力就会惦记着换一个更大的。”

        “而且在一个圈子里,大家都买,就越发觉得这个东西不要紧,没有道德约束。但考虑到中国的人口,这个东西就是积少成多的。中国人越来越?#26143;?#20102;,就像手串这个圈子,越来越?#38750;?#35937;牙这?#21046;?#29645;异宝,最后的结果就太可怕了。”李立姝说。

        蓝天救援队的反盗猎行动完全是自费的,每名队员都要自己支付十几万元费用。在第二批?#28216;?#20986;发前,王珂拉到一些赞助,很多厂家捐助了动力三?#19988;?#23567;飞机、帐篷、橡皮艇、野外服装等。“所有这些厂?#20063;还?#26368;后有没有赞助我们,都非常支持我们的行动。大家的意识还是够的。”

        (出于采访对象要求,高佳佳、老黄、张雨等人物为化名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    责任编辑:

      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        阅读 ()
        投诉
        今日搜狐热点
        重庆时时彩软件免费
        <em id="ifhdh"><ol id="ifhdh"><mark id="ifhdh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<sup id="ifhdh"></sup>
        <div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/ins></div><div id="ifhdh"></div>

          <sup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<dl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<em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small id="ifhdh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<div id="ifhd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ifhdh"><ol id="ifhdh"><mark id="ifhdh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ifhdh"></sup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/ins></div><div id="ifhdh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ifhdh"><menu id="ifhdh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ifhdh"><ins id="ifhdh"><small id="ifhdh"></small></ins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ifhdh"></div>